笔趣阁 - 其他 - 盛世贵女之王牌学神在线阅读 - 第731章 棠少他醋坛子打翻了(2)

第731章 棠少他醋坛子打翻了(2)

        秦烟再次来到秦家别墅,心中颇有感慨,这是她在北川城开始生活的地方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这个开始令人很不愉快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在很远的地方就闻到了浓郁的血腥味,还有令人作呕的狐臭。

        守墓人手指在虚空点了点,别墅大门打开了,两个人随着大门的打开,扑倒在地。

        秦源和冷玉玲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身上全部都是血痕,一双眼睛死死睁着,像是死不瞑目。

        秦烟眨了眨眼,这还是第一次看到熟悉的人死在她面前,要说没有一点感触,那是骗人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但她绝非是同情秦源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还记得自己那天陪在干妈身边,感受到了秦家别墅有两份长生碎了,或许从那天开始,秦源的命运就已经注定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本来可以长生,但谁能料到最后他会是这个结果。

        秦烟绕过他们,抬脚往里走,守墓人跟在她身后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爷爷为什么要给他们长生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长生是报酬,作为他们抚育你的报酬,他们有资格获得长生,只是有人命薄,享受不了这齐天之寿,可惜可惜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守墓人摇头叹气,他可惜的不是秦源无法长生,而是浪费了两份长生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知道长生都是怎么制作出来的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你想知道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爱说不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我不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秦烟: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如果有一天她发愤图强努力修炼,那一定是为了超越他,然后掐算他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人最后在一个杂物间发现了活人,是一个穿着破烂的老道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看到来人,顿时对着他们三跪九叩,“两位神仙,救救我救救我!那个狐妖好厉害好残暴,要不是我曾经在山中修炼,曾经救治过一只狐狸,我今天就要交代在这儿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秦烟:“我不是神仙,你走吧,那个狐狸交给我们来解决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老道顿时站起身,拔腿就要往外跑,他又折回来,递给秦烟一张纸票,“这张支票就算报答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可不敢跟这家人扯上关系,万一染上什么霉运怎么办。

        赚钱固然要紧,可是命更重要啊!

        秦烟看着二十亿支票,这不,钱又回到了她手里,虽然是在这样的情况下。

        守墓人:“那只狐妖在楼顶布阵,它体内产生了妖丹,你把它取出来,我可以帮你炼化成适合修士服用的妖珠,吃下妖珠,站在妖祖面前他都分不清你的身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秦烟眼神亮了亮,有了妖珠,去妖魔渊岂不是少了一份危险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不是杀死狐狸我就能获取妖丹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是杀死,最好在它活着的时候抛开它的心,把妖丹挖出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秦烟现在才明白守墓人先前说的话,神都是残酷的,他也是神。

        守墓人:“你不需要妖珠,但是可以把它送给需要的人,怎么,你心软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秦烟:“当然不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一剑给个痛快不好吗,非要慢慢折磨死,这是什么变态的癖好?

        守墓人没说话,等她自己决定。

        神王不需要善良,她需要的是手段铁血,杀伐凌厉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只妖而已,如果这都值得她犹豫,那日后她的仇族中有老弱有幼童,那她该怎么办?

        她没有选择的权利,她无法替死去的族人原谅那些仇人,只要她开始复仇,那就要斩草除根,不能给对方留一线生机。

        秦烟去了楼顶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去了很久,因为她发现秦霏霏已经妖化了,她把自己的身体贡献给了狐狸,真是愚蠢,这样一来谁都没有办法救她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个小时后,秦烟离开了楼顶,她手中握着一颗绿莹莹的妖丹。

        守墓人:“你恨我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秦烟:“我什么要恨你,起码你给了我选择不是吗,我可以选择不要这颗妖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守墓人大笑起来,“不错,作为一个神王,无论什么时候都要冷静分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才不在乎秦烟恨不恨他,他要的是复仇!

        秦烟走出别墅,沐浴在午后的阳光下,身上没有半点温度。她像是一把困在深渊万年的剑,一朝得窥天光,感觉自己身上从里到外那么的冷。

        原来她也不是什么好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即使是神王,做多了恶事就不会得到报应吗?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守墓人又消失的无影无踪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秦烟脚下踏着步子,不一会儿就到了宋氏公馆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抬头看了眼离月珠,瞳孔微缩,有人闯进来了!

        “老管家!”

        秦烟闪身到了屋内,风声和她的怒吼夹杂在一起,似是九天之上降下的斥责,“你敢!”

        老管家结巴的说““少,少夫人,少爷回来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秦烟指尖夹着一张灵符,背后还有一道三米高的大符,随时准备镇压闯入者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眨了眨眼,看着眼前这一幕,有点反应不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宋,宋棠?”

        只见身披黑袍,长发金冠的打扮的俊美男人掐着瞪眼吐舌的祁慕年。

        那双凤眸受伤的看着秦烟。

        她不仅背着自己养了小白脸,还这么袒护小白脸。

        宋棠放开了祁慕年,凤眸瞧了眼秦烟,原地化成一团黑色烟丝,消失不见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秦烟伸手去捞,什么都没有握住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揉了揉眼睛,看向老管家,“刚才有谁来过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祁慕年猛咳了几声,“来了个疯男人,他怎么跟我一模一样,是不是膜拜我,所以照着我整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秦烟一张符飞过去,祁慕年顿时变成了哑巴,什么话都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老管家激动的手舞足蹈,“刚才少爷回来了!虽然少爷穿着变了,但我知道他是少爷!他知道你不在,本来想去找你,可是看到祁慕年,这…这不是醋坛子打翻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秦烟连忙捂住自己的嘴,刚才她还以为敌人闯进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他又去哪儿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不知道。”老管家无奈的摇摇头,“您一定知道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秦烟记得在客厅里渡步,宋棠能躲去哪儿呢?

        祁慕年欲哭无泪,他在地上撒泼打滚,他这是招谁惹谁了啊!

        秦烟余光看到了角落里的青花瓷瓶,青花瓷瓶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她第一次和宋棠相遇,是在李叔的风瑞阁。

        宋棠会不会在那里?

        “老管家,我出去一趟!”她话音刚落,人就在原地消失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祁慕年顿时看呆了,果然华夏人都会飞吗!

    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    向善而生,无论什么时候保持心中一抹善良,才能成为真正的天地主宰,这个道理以后在天界会得到印证~